荒凉瀚海惊艳转身——内蒙古防治荒漠化启示

来源:内蒙古日报作者:2017-09-07编辑:滕玲玲

土地沙化被称为“地球癌症”,而内蒙古,则是全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集中和危害严重的省区之一。治沙就像是一场旷日持久的长跑比赛,一方是人类主导的绿化,一方是自然主导的沙化,谁先提速,谁就拥有赢得比赛的主动权。

在这场战役中,我们惊喜地发现:一簇簇顽强的绿色,沿着绵延起伏的黄色沙丘,向沙漠腹地一寸寸延伸。太阳能农场、水稻种植、沙漠旅游……曾经吞没了无数文明记忆的沙漠,竟然生长出一条条金色的产业链条。

产业化,在将人、财、物等生产要素悉数纳入它的链条的同时,也将我区荒漠化治理速度推向顶峰,让荒凉瀚海完成了一次惊艳转身。

大漠深处惊现塞上江南

沿穿沙公路进入科尔沁沙地腹地,黄色的沙丘连绵不绝。然而,翻过一座大沙丘,眼前的景象却令人惊喜:绿油油的稻田错落有致地分布在沙地中,成群结队的麻鸭在田埂间嘎嘎地欢叫,几只水鸟从池塘深处惊起,飞向天际……水波荡漾,绿意翻滚,如同“塞上江南”的景象被奇迹般定格在大漠深处。

这里是通辽市农科院沙地生态修复利用试验基地,位于库伦旗额勒顺镇苏日图嘎查,占地500亩。“在沙地衬膜条件下,这里正在进行水稻与蟹、鸭、泥鳅、龙虾的共作试验,希望能够改善沙地土壤生态环境,优化农业生态模式。”通辽市农科院水稻研究所副所长张力焱介绍说。

通辽市地处科尔沁沙地腹地,基本没有平坦肥沃的耕地,草牧场也大部分退化、沙化、盐碱化,沙区农牧业举步维艰。

“在沙地种稻,既治理了沙地,又能改善生态环境,还可以扩大耕地面积、提高农民收入。”当地一位正在稻田除草的农民说,沙漠里阳光充足、早晚温差大,十分符合水稻的生长习性。

如今,沙地衬膜水稻已由最初的1.8亩试验田发展到5万亩,成为科尔沁沙地可持续发展的主推技术。

优先封禁保护、积极治理利用、适度优化开发是荒漠化治理的三大法宝。在内蒙古,沙地衬膜水稻、西瓜、蔬菜、杂粮、草药种植等沙地农业正在成为当地农民增收致富的新亮点。

在阿拉善,被誉为“沙漠人参”的肉苁蓉让这里的沙子越来越值钱。

“每年卖羊的收入都买玉米喂了羊,靠放牧过不了日子。”10多年前,阿拉善左旗巴彦诺日公苏木苏海图嘎查牧民马忠强家1.6万亩草场退化,导致牧养的几百头只牲畜牧草严重不足。和许多牧民一样,他不得不去外地谋生。

再次回乡后,他发现,集沙生植物引种驯化、科学研究、试验示范、技术推广、科普教育、旅游观光等功能为一体的阿拉善沙生植物园拔地而起。植物园以阿拉善当地特色沙草植物为主,同时选育了120多种具有药用、食用、饲用、观赏等价值,并且适合当地推广的植物。除了对梭梭、拐枣等固沙植物进行引种驯化,植物园还建立了阿拉善肉苁蓉高产稳产技术及种源基地示范区,在因地制宜提高种养技术的同时,带动牧户致富。

在阿拉善林业部门和科技企业的帮助下,马忠强等117户牧户加入了阿拉善苁蓉集团党委牵头成立的沙产业合作社,种植的梭梭林面积累计超过100万亩。牧民们在梭梭生长的第3年开始人工嫁接肉苁蓉,现在大家的年收入最高可达20万元,是过去的4倍。

沙漠中除了有广袤的土地资源,还蕴藏着丰富的光热资源和生物资源。依托这些资源,巴彦淖尔市磴口县推出了“借光治沙”新举措。

成片的光伏板犹如黑色波浪,在沙漠里蔓延舒展,下面形成以滴灌为主的紫花苜蓿和中草药材连片种植带,道路两侧则形成用来防风固沙的联网绿化带……曾经风沙肆虐的我国第八大沙漠——乌兰布和沙漠腹地,正在建设万亩生态光伏基地,逐步实现沙漠增绿、企业增效、资源增值的良性循环。

磴口县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袁海文介绍说,当地利用沙漠资源建设万亩生态光伏基地,先后引进多个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,将现代农牧业和光伏农业科技大棚种植等技术相结合,达到“借光治沙”、节约集约利用土地等多重效益。如今,国电、昌盛日电等大企业在这片沙漠扎下了根,“种下”了12000亩太阳能光伏板,“长出”了37400千瓦清洁能源。

钱学森曾指出,沙产业草产业是最少消耗水分、最大限度利用太阳能的绿色植物产业,是用现代技术组装起来的、在“不毛之地”进行的大农业生产,是干旱半干旱地区新的文明。也正是在他的理论指导下,曾经的茫茫沙海变成了阡陌桑田,在产业化的撬动下,荒漠化治理速度也越来越快。

不毛之地掘出绿色银行

盛夏,进入锡林郭勒盟多伦县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绿,错错落落的绿。在去往京津风沙源百万亩樟子松项目基地的路上,记者眼里是漫山遍野的樟子松,已经看不到成片的沙地。

张青家的130亩林地就在这里。张青今年63岁,带着厚厚的酒瓶底一样的眼镜,说到激动处,从眼镜上方看着你,透着精明。他家住大河口乡,130亩林地评估出62万元,又靠林权证贷款30万元,盖了8间房子,还买了沙滩摩托搞旅游。

“林业部门不负责采买,只负责前期规划和后期技术指导。它的作用是和监理公司、乡镇及林木所组成联合验收组,对造林工程进行检查验收,最后兑现造林补贴。”多伦县林业局副局长石清伟告诉记者,这一举措,引来40多家企业和55个农村合作社,常年从事林业生产与经营的达8000余人,使全县97万亩造林地平均成活率达到95%以上。

在多伦县林业局,有一家林权服务中心,能让农民的林地实现资源到资产、资产到资本的转变。产权明晰带来的好处是,到规定年限,除按林业规划要求保留的部分外,其余的,造林者可以自由处置买卖,凭借林权证还能获得贷款。

张青说,他家的130亩林地就是一个绿色银行。在多伦县,像张青这样的农民很多,这里的农民人均纯收入的40%来自林业。

不毛之地成了绿色银行,这样的事儿在内蒙古并不少见。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苏布尔嘎镇阿斯日音希里村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种植沙柳、守护家园。现在,这里海海漫漫的沙柳不仅绿了荒野,更成了村民们的绿色银行。

“这2万亩的沙柳平茬合同一敲定,我们村这100来号人就忙活起来了。干了20多天了,平茬机器也好使,估计年前就能忙完。每亩沙柳林业局补助牧户200块钱,项目还能再给50块钱。这2万亩干下来,大家挣个4、5万没问题。”村民郭树华告诉记者,这一片以前全是沙窝子,别说种庄稼了,啥也活不了。记得当时政府给提供树苗,种1棵苗给1毛钱。风沙大,沙柳成活率并不高,村民年年种,几十年过去,7万多亩沙柳长成材了。全凭它们,才把这沙子给固定住,保住了5000多亩庄稼地。这“烧火棍子”现在还能卖钱,前几年有个刨花板厂,专门收购沙柳。去年,政府新引进了沙柳木型材项目,村民可以跟企业和政府签合同,平茬沙柳就能有丰厚收益。

沙柳形如火炬,具有干旱旱不死、牛羊啃不死、刀斧砍不死、沙土埋不死、水涝淹不死的“五不死”特性。它是我区建设“三北”防护林体系的首选树种之一,也是造林面积最大的树种之一。沙柳平茬项目在自治区具有很大的推广空间,既能解决生态效益向经济效益转化的问题,又与当前牧区全面推行舍饲圈养的做法合拍,前景非常看好。

从满眼黄沙的不毛之地到郁郁葱葱的绿色屏障,不仅仅是一笔划算的经济账,更是一笔多赢的生态账。在各种创新机制和产业机制的推动下,我区荒漠化治理从根本上摆脱了“恶化——治理——再恶化”的怪圈,形成了可持续发展的良性循环态势。

逆向拉动抻长金色链条

深入生态脆弱的浑善达克沙地腹地,树根张牙舞爪地裸露在一片金色沙地之上,展现出一种粗犷不羁的美。驱车不到半个小时,我们就看到了紧邻沙丘而建的仁创砂业有限公司。公司右侧,1台大型洗沙机正吞吐着泥沙轰隆作响,厂房内,工人们正忙着用叉车搬运透气砖。乍看起来,跟普通的工厂并无太大差别。

很快,在产品展示厅,在厂长叶浩乾的演示下,记者看到了颇为神奇的一幕:将水倒在特制的透水砖上,水像被倒在毛巾上一样迅速渗透下去。而在一种透气防渗花盆里装满了清水之后,人对着花盆外侧吹气时,花盆里面会“咕噜咕噜”地冒水泡。高精密的发动机模型、花样各异的大理石砖、造型别致的桌椅板凳……这些产品的原材料竟是茫茫大漠里的黄沙。从“沙”到“砂”,小小沙粒被高科技施了“魔法”,迅速变身特效资源。

“用浑善达克沙地的沙子制成的透水砖已铺到了首都的大街小巷。”叶浩乾语气中透着自豪。他还告诉我们,只需在沙窝子里铺上薄薄的一层透气防渗砂,就可在沙子里造林,比滴灌技术节水28%,植物的成活率高达97%。

在沙丘的迎风口,记者见到了用透气防渗砂种植的5700棵樟子松。尽管1年只浇了2次水,这片树林依旧在沙漠里长得郁郁葱葱。

仁创砂业有限公司依靠高科技沙里掘“金”,正蓝旗的蒙古族小伙儿阿拉塔毕力格也在他的工作室里点沙成“金”。

阿拉塔毕力格的浑善达克沙画工作室位于正蓝旗非物质文化一条街。平时难抱成团的沙子在他的画板上,听话地变幻着各种图案。从小生长在浑善达克沙地深处的阿拉塔毕力格,天生就有美术天赋。2008年,阿拉塔毕力格在北京给外墙作画时迸发灵感:为何不回家乡用沙子作画?2009年,他在自家房前屋后找到3种不同颜色的沙子,配上用牛角、树皮、糯米汁熬制的胶水创作出第一幅作品,成为正蓝旗沙画制作第一人。

由于是用无毒、环保、永不褪色的沙子制作而成,加上深厚的元上都文化底蕴和高超的绘画技术,阿拉塔毕力格的浑善达克沙画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状态。去年,画室纯收入达到20多万元,最贵的一幅八骏图以5000元售出,最便宜的沙画作品也在百元左右。

从防沙治沙到用沙爱沙,在内蒙古这片广袤的土地上,已经实现了沙进人退到人进沙退,再到人沙和谐的根本转变。

“沙漠治理,并不是要消灭沙漠。沙漠旅游最近很流行,我们特意留下了这片沙子,要打造成一个沙漠主题公园。”通辽市科左后旗林业局局长王海英指着眼前的一个巨大沙丘笑着说。

依托丰富的沙漠资源,近年来沙漠游在内蒙古风生水起。这里有被誉为“苍天圣地——阿拉善”的世界地质公园,有建有中国第一家沙漠低碳超五星级酒店的七星湖沙漠生态旅游区,有“活着一千年不死、死后一千年不倒、倒后一千年不朽”的大漠胡杨景区,还有大片仍未深度开发的沙漠旅游资源……游客们在这里不仅可以感受醉人风光,还可体验诸如驼队行进、滑沙、沙漠漂移、乘直升机观光沙漠等旅游项目。

据介绍,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,沙漠旅游作为一种新兴的旅游方式逐渐受到游人青睐,到如今更将沙漠游推向高潮。截至目前,我区开展了形式多样的沙漠风光游活动。在沙漠,除了沿途能让游客游览典型的沙漠、沙丘以及平时难得一见的沙漠植物,更能领略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的壮美景观。 2016年,内蒙古旅游业总收入增长20.3%,其中沙漠游收入上升势头明显。

与此同时,我区林沙草产业快速发展,逆向拉动力不断提高,以林木种植、特色经济林培育、林下经济、沙生植物资源利用、野生动物繁育、生物质能源和森林沙漠旅游等为主的林业产业体系,在内蒙古大地扎根蔓延,人造板、药品、饮品等一大批林产品享誉北疆。

“保护好现有的林草植被是荒漠化防治的首要环节,要转变沙区人民的生产生活方式,减轻沙区林草植被的压力。同时,通过发展林、沙、草产业,逆向拉动防沙治沙工作。这样,既防治了荒漠化,也提高了农牧民的收入。”自治区林业厅治沙造林处处长郝永富说。而今,自治区林业总产值已经达到480亿元,形成了荒漠化防治与产业发展、农牧民脱贫致富良性互动局面,从防沙治沙到人沙和谐,我区绿色家底越来越厚实,为实现绿色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原标题:荒凉瀚海惊艳转身 ——我区防治荒漠化启示(二)